武汉新增确诊1例:多次在小区取快递 不排除社区感染


例如,在2003至2004年的“SARS”疫情时,统计相关数据降低了医护人员风险。

除了在日本国内确诊的3438例之外,还有“钻石公主”号邮轮累计确诊712例、死亡11例。

有医学专家认为,这一数据能降低医护人员的风险,并挽救生命。

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克里斯托弗·莫里,已经创建了一个医疗系统模型,用以预测新冠疫情的死亡人数,以及各州所需的医院床位、ICU床位,以及呼吸机的数量,但医护人员感染数据的缺乏,却对其模型有着关键影响。

据庞星火通报,某女,在美国留学。2月29日从美国底特律飞往荷兰鹿特丹,3月8日从荷兰鹿特丹乘火车经比利时布鲁塞尔至英国伦敦。9日至16日与同行的老师、同学共16人赴伦敦城南、城东、西南部小镇、某郊区庄园、圣保罗大教堂和格林威治等多地参观。17日从英国伦敦出发,经埃塞俄比亚转乘埃塞俄比亚航空ET604航班飞往北京,19日抵京,前往集中医学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。26日出现咽痛,未报告;29日出现咽干,未报告;31日隔离点对观察对象进行新冠病毒核酸主动筛查,4月1日患者检测结果为阳性,即由120救护车送至北京小汤山医院就诊。结合患者境外旅行史、肺部影像、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,3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,临床分型为普通型。患者自述,与其同行赴英的16人中,1名美国籍学生于3月14日发热,1名美国籍老师于3月30日确诊。

“从那时起,我们已经在我们的免下车诊所测试了大约1304名医学院的医护人员,其中大约有95.6%的人检测结果为阴性,4.4%的人检测结果为阳性。许多人已经康复。”

波蒂厄斯表示,在如今医护系统普遍缺乏基本防护装备的情况下,“我们应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:有没有办法改进我们的工作,使医护系统对每个人更为安全?如果没有医护人员感染的地区和全国数据,那么我很难想象该如何回答这一问题。”

而在全国范围内,长期追踪疫情信息的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,并没有更新医护人员确诊数据。长期以来被诟病数据迟滞的美国疾控中心,自然也没有相关数据。

但在全国范围内,还是缺乏统一且严谨的统计,来显示受感染医护人员的正确数字。

其次,统计医护人员感染的数据,还有助于专家规划医疗系统的疫情应对。